当前位置 鱼摆摆网 > 资讯 > 零售 >

2020年快递降派费?这是个技术活

  公众号:驿站   作者:驿站老鬼   2020-05-23 12:45

老鬼邀您阅前思考

如何拿捏派费,在速度、成本和网络稳定之间取得巧妙平衡,是当下考验各大快递公司智慧的必答题。

2020年的快递江湖,可谓多事之秋。

前段时间,网上“潢川快递声明”、“潢川县所有快递乡镇停运拉货通知”的消息曝光,直言因为总部派费下调导致网点经营压力增大,将从5月1日起将各个乡镇派费统一调整至0.6元/件。紧接着,江西万年县的中通、圆通、申通、百世以及韵达快递的乡镇网点,也因为派费下调,联合发布了停运拉货的通知。

原本的竞争对手却出奇的站在了一条线上,上演了一系列联合“逼宫”的戏码。这些“闹剧”的背后,不约而同的写着三个大字——降派费。

1、(基本上)不赚钱,(想)交个朋友

4月1日,多次创业失利的罗永浩在抖音平台上开始“卖艺”直播带货,打出的口号是:

(基本上)不赚钱,交个朋友。

诚然,交朋友是必须的,但相较于老罗的卖艺求生,“(基本上)不赚钱,(想)交个朋友”这个口号应用到快递公司下调派费的成因,再合适不过:一边是派件网点“(基本上)不赚钱”;另一边是收件网点“想交个朋友”,或者说是“想交个大客户朋友”。

为什么这么说?先科普一下派费是什么。所谓派费,是指发件网点支付给派件网点的费用,一般由发件网点付给总部,再由总部转给派件网点。派费下调或者说关于派费的一切调整,都是快递公司内部结算机制的调整,这是快递公司的一种管理方式,或者说管理工具。

打一个比方,2019年义乌市场网点的派费,发出去的包裹只有1元的派费,按2017年,标准派费是1.5元,可以说发出派费就降了0.5元。所以,派件网点所能收入的派费是1元每票,同时,等于这0.5元派费下调在发件网点手中,可以直接在市场竞争中作用于发件降价,抢夺业务量。

各大加盟制快递之间的低价竞争早已是“沉珂旧疾”,由此引发的“内部矛盾”在公司的体系和发展中,一直都有,并不奇怪,甚至可以说司空见惯。尽管会有网点会认为任务量和罚款才是无底洞,但这些管理方式很少有网点会集体反抗。

这次因派费触发的基层网点之争,从一开始就公开化,而且还是“群斗”。几大主力快递组团相争,其核心原因还是“降派费”有两大固有顽疾——

其一,“前方吃紧,后方紧吃”。前端市场竞争激烈,总部为了维持全网网点的收支利润平衡,下调派费把压力推向末端,以确保发件网点的收件成本可以更低,但如此一来,派费下调加大了派件网点的压力,很容易变为压死他们的“最后一棵稻草”。

其二,“既要马儿跑,又不给马儿吃草”。派件任务持续加重,但派费却不见长,反而下调,网点普遍不敢轻易给承包区和业务员降派费,担心军心不稳造成更大的服务质量罚款。

那总部为什么要急于“动派费”呢?原因有很多,这里就不详细展开探讨,其核心点还是在于行业发展的太快,各大快递总部走的太急。

现在大多数快递企业都难逃一个低价竞争的非议,虽然表面上,各大快递巨头各有各的山头,但实际上每个巨头都在蠢蠢欲动,随时准备将触角伸向别人的地盘。特别是近些来,行业竞争更加激烈,进入了群雄逐鹿阶段。尽管业务量逐级攀升,但不代表这个“大饼”更好吃。如果不下调派费的话,总部哪来的资源和资金,作为打价格战的筹码。

另外一方面,若是从用户教育的角度着手,指望提高快递单价缓解压力,更是难上加难。一旦“涨价”,最大的风险就是客户转移到其它竞争对手那里。快递行业的集中度虽高,但新的玩家从来不缺,比如极兔、众邮等新的鲶鱼随时可能入场搅局,涨价无异于自毁长城。

更何况,各大上市快递公司追求规模化导向与资本催熟的现象严重。价格战打到如此惨烈的程度,营收和市场占有率成为所有企业的关键目标,这就使得快递公司难以耐心打磨自己的盈利模式,并由此陷入了一种死循环,总部与网点之间的摩擦和矛盾无可避免,大部分网点“(基本上)不赚钱”通常是大概率事件,收件网点“交个朋友”却往往是小概率事件。

事实上,降派费早有苗头,各大总部也曾多次在“派费”上小心试探,以缓解过程所引起的争议,但由于这触及到基层网点的根基,难免投鼠忌器。

2、降派费是个技术活儿

派费是“一颗硬钉子”,下调派费更是个技术活,不是说降就能降的。

再打个比方,快递网络就像是一条“高速公路”,总部修建“高速公路”设卡收费,是“按里程收费”还是“按轴收费”,都有综合考量,孰优孰劣很难一概而论。

老鬼的朋友卫红,就举了两个例子——

一个是单位票件量。假如中通100票里面可能有50个派送单位,平均每个单位有2票,而百世可能有80个单位,平均每个单位只有1.25票。那这个派件收益和效率是完全不同的。

如在双11期间的一天,到同一单位派件,韵达247票,优速1票。韵达的单位票件量是优速的247倍。这个如何统计,以前是不可想象的,但现在电子面单那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另一个是票件距离值,送同一单位的票量和网点分布密度多少有关。如果这个单位送了5票件,网点又密,只行程了1干米,那么平均每一票距离只有两百米。而如果只送了两票,距离又不止1000米,那么票件距离至少在500米以上。

这个指标比第一个指标更精确,但没有第一个指标好统计。通达系目前就想以上述指标来付派费。不过农村地区的派费各公司更应根据单位票距值来付费。

且先不论这两波操作有没有实际效果,降派费所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,总会遭到各种质疑和困扰。诸如:政策的制定有没有探讨过可执行性?是否是一刀切?为什么有些网点总能拿到补贴?没有规模效益的网点是否要政策倾斜?……

故而,总部所谓“降派费”究竟是为了调节网络间的平衡,还是其他苦衷,其实都很难说。当然,无论哪种姿态,还是有人会买账。毕竟总部站在整个网络的金字塔顶端,末端网点能做就做,不能做大有人接盘。不过,雪崩的时候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,相信没有哪个总部想害死自己的网点,但是没办法,谁不争一下谁就会被市场淘汰,总部也是左右两难。

基层网点的诉求是朴素的,就是活下去。虽然总部的某些专业人士,能通过单个业务员的派件效率和成本估算出派费的高低,但随着总部的发展步伐越迈越大,如拿捏派费,在速度、成本和网络稳定之间取得巧妙平衡,成为当下考验各大快递公司智慧的必答题。

3、向左走,向右走

综上,在这里可以做两个不成熟的预测——

1、各类“行为上的叠加”,“局部派费下调”渐成大势;

2、单纯依靠派费的盈利模式会加剧末端网点的脆弱。

矛盾之下,基层网点该如何走,向左还是向右?

固然,派费的不可控会引发一些列风波,也存在着一定的缺陷,但加盟模式下“你搭台我唱戏”,一味地去证明自己的处境如何艰难,并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。赚钱多的都在闷声发大财,不赚钱的才扯着嗓子吆喝提高派费。所以,如何适应当下的派费下调常态化,才是网点更加需要深度思考的问题。

当然,“派费下调”也释放出一种信号:它可能是末端网点之间的相互整合,断臂求强,以另外一种合适的方式“薄利多销”;它也可能是网点内部的战略调整,转移重心,将快递作为底层流量,聚焦更具潜力的其他领域;抑或者,它是某个品牌在市场竞争中最终败退的伏笔,暗示着即将黯然退场…

此外,总部作为末端网点的主心骨,相比强调末端网点的忠诚度和服从大局的价值观,如何帮助网点走出当前的困局,整合出更多的盈利模式,才更加体现自身的责任担当,而不要成为让自己的网点都鄙视的“收租婆”。

市场竞争瞬息万变,在“最后一根稻草”压下来之前,一切都还是未知数。“派费下调”中的网点,向左走,可能意味着退场。向右走,可能昭示更长远的路。

最后,留一个题外话:将来有一天借助某种外部力量,快递市场能否统一调控发货价格,设置一个基准价,类似于出租车的起步费。大家觉得可行吗?

[ 标签:派费 ]
  • 全部评论(0
说点什么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