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鱼摆摆网 > 资讯 >

罗永浩、淘宝特价版和微信视频号

栏目:资讯   时间:2020-03-26 17:00

来源:谢璞笔记

罗永浩签约抖音,将在4月1日直播卖货,选择愚人节,应是特意的。他算得上是第一批网络红人,新东方培训老师的他,因“罗永浩语录”的流行,顺势出来创业,做了牛博网,因不可控因素,牛博网终结了,我觉得,这是罗永浩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一次创业。

此后的故事,大家也知道的,他做过培训学校,更在2012年倒腾锤子科技,做了手机,创业失败后又遮遮掩掩地做过电子烟。直播卖货的选择,很好,时机很对,也适配那个符号化的“罗永浩”。

罗永浩最成功的产品是“罗永浩”,一个态度鲜明,颇具争议的符号。锤子手机的创业,也不能简单认为,这是失败的,从牛博网和培训学校几千万或近亿的盘子,到锤子科技几十亿的实践,操的盘越大,历练或沉淀的经验,是几个不同数量级的。也因为锤子手机,罗永浩完成了小圈子的“网红”向企业家或全网“网红”的升级。

薇娅,成为直播一姐,因为她之前淘宝开店创业,也赔了几百万。这些钱,不会白白亏掉,买了教训,也买了经历。薇娅团队,几个核心都是此前淘宝直播的运营。凡走过,必留下痕迹。

我一直觉得,2012年,罗永浩如果选择做耳机,或许,能更成功。罗永浩做耳机会比汪峰更适合。当然,现在做直播卖货,也不错。因为时机,很重要。创业说实话,有很大运气因素,实力是资源统筹的能力,但实力之外,还有许多未可知的神秘力量牵引。

现在直播卖货,机会好,因为淘宝直播做得成功,以及无数小网红打了底,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让直播有了更大需求。淘宝直播,太过成功,大家只知道一姐薇娅、一哥李佳琦,马太效应太甚,利益需要重新分配。李佳琦买豪宅,但更多的淘宝直播主播,饥渴难耐。淘宝上,直播成为各个商家的标配,达人却没有了往日的热情,因为利益分配被头部顶级主播垄断,并且,她们竞争的方式只有“最低价格”、“独家供应”。桉树之下,寸草不生。这不是一个和谐可持续的生态。

东莞、温州等中国制造,陆续复工,但与此同时,国际贸易暂停。淘宝重启“特价板”,拼多多上直播,都是为了抢夺供应链。电商从流量和用户的竞争,变成供应链的竞争。C2B或者叫C2M。

2011年淘宝一拆三,有了一淘、淘宝、天猫,一淘提供全网购物搜索,也是为了遏住淘宝外B2C咽喉,后来淘宝B2C硝烟冷却,大家纷纷入淘,一淘逐渐淡出。“淘宝特价版”重启,与当年一拆三一样。一个淘宝APP,覆盖全球全国,城市乡村,可以千人千面,但内部资源分配确实问题——究竟应该卖品牌,赚佣金赚广告,还是应该卖特价C2M产品,赚人气?不同团队,不同KPI,与其左右互搏,内耗资源和精力,不如另辟蹊径。

独立团队做的淘宝,独立团队做的天猫,也是独立团队做的微信。大公司内部各个部门牵扯甚多,创新,建立别动队,另起炉灶,许多公司都是这样。阿里在移动初期2015年那时,唯一要做的是,确保手机淘宝。截止2019年12月31日,阿里月活8.24亿,CNNIC的数据是2019年上半年,中国网民8.54亿。阿里现在需要做的,不是用户增长,而是数据优化,产品优化。

罗永浩自称“硕果仅存的第一代网红”,微信张小龙应是第一代互联网人。微信最近在灰度测试“视频号”,邵阳人张小龙,堪比他的邻乡的曾国藩,在短视频领域,屡败屡战。罗永浩,1972年出生,张小龙是1969年,不是可以讨好抖音与B站的95后、00后,你必须承认,现在的互联网开始有些“油腻”。大叔们仍然掌控中国互联网。

除了视频号的灰度测试,最新版本微信的微信也有了“深色模式”,据说,这是苹果公司一再提出的要求。微信视频号上,尽是“油腻大叔”讲励志或创业故事,娱乐内容很少,很重要原因是,这些“油腻大叔”也都认识腾讯内部那些“油腻中层”。视频号里名人、中年男居多,反映的是微信内部雇员结构惯性思维与年龄偏老。

必须承认,微信老了,Facebook也老了,它们都不酷,虽然我们必须用到它,习以为常,其实很可怕,作为公司产品来说,这意味着逐渐走向消亡。死老病死,坏空成住,这一循环谁也摆脱不了。

不要把微信视频号解读成下一个抖音或快手。尽量把它看作是微信朋友圈的升级,或微信“看一看”、“搜一搜”的视频版。张小龙在短视频领域的探索,上一次是“视频动态”,这个产品差不多已经宣告判处死刑。视频号,不支持全屏浏览,暂时没有美颜,更强调点赞和评论,也是微信的社交惯性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腾讯未必把视频号看作是对抖音、快手有力狙击,只希望它能对抖音有所拖缓——视频号不会成为抖音那样的超级视频平台,至少给微信用户一个看视频的选择,侵蚀抖音的部分流量。投资快手已经宣布短视频一役,腾讯默认了战败,就好像此前投资京东一样,放弃电商。

视频号对微信的价值是,强化社交,微信是对讲机或邮件,把“沟通”之外的群聊、朋友圈、游戏等叠加才是社交,视频号,是朋友圈或微信订阅号的视频版本的升级。订阅号的存在,未能妨碍今日头条的崛起,订阅号也是一个独立完整的生态,视频号也如此。

微信太大,太强,这是它的优势,也是腾讯的劣势。微信在腾讯的角色,越来越重要且实际。如果之前,微信是腾讯移动互联网的船票,那么现在的微信,更是腾讯本身:微信朋友圈广告,从两条到三条,现在尝试四条,因为大环境经济下滑,广告收缩,腾讯需要微信变现。腾讯金融,也要靠微信支付。腾讯提出的“产业互联网”,2B的业务,根基是云计算,但卖点或场景需要微信。

张小龙前两年喜欢上打高尔夫,甚至拿下世界冠军,因为高枕无忧。

这两年要没有抖音字节跳动崛起,腾讯应该没有那么强烈的忧患意识。互联网变化太快,但同时,其实也没有太多变化,阿里和腾讯,始终还是阿里和腾讯。百度落后,原因很多,战略误判与管理惯性,船大难掉头。字节跳动之所以快速崛起,靠得是管理。

中国互联网只有一个腾讯,但阿里一定会不同时期面对不同的竞争挑战。因为,阿里比腾讯,更不像互联网公司,互联网是阿里的外表或方式,阿里其实是服务商家帮企业做生意的服务公司,流量、营销、配送、支付等等生意环节,都是服务。

腾讯也在学习阿里,做互联网的“软着陆”,云计算、智慧零售、支付、金融等等,就是互联网的“软着陆”。百度所以落寞,因为它一直扎在互联网,也习惯了互联网,但互联网总归变化很快。

字节跳动也在“软着陆”——汽车、金融、教育、搜索等等,字节跳动在不断探索自己的边界。不撞南墙不回头,只有撞破头才知道边界在哪。而不是简单的画地为牢,自我约束。

人生,其实也一样。

  • 全部评论(0
说点什么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