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鱼摆摆网 > 资讯 >

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:社交电商还有机会

栏目:资讯   时间:2019-12-08 19:50

采访整理/  © 王灿

编辑/ ©明萱

对于中国创业者而言,首先要选赛道,最好选择一个不需要太多本地化运营的赛道。

2019年,创投圈发生了一件大事:软银愿景基金掌门人孙正义在共享办公空间WeWork上折戟,蒙受数十亿美元的损失。这让投资人们开始警惕,其中就有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。曾作为摩拜投资人的她,在经历了单车大战后,对烧钱的创业公司变得更加谨慎:即使仍在亏损,投资人也希望创业公司们能高效地烧钱。

随着互联网红利消退,创业公司的估值不再飞速增长;投什么、去哪里投,变得越来越重要。黄佩华的选择是出海:在深耕东南亚、印度市场一年半后,启明创投在东南亚和印度投资了6家消费互联网公司,包括电商、经济型酒店、网络文学等。不止是启明创投,中国的巨头们也盯住了新兴市场:腾讯以投资切入;阿里继续追求战略合作;字节跳动则自己做起了产品。对于中国创业者来说,新兴市场将成为他们可能收割的新流量。

AI财经社=AI

黄佩华=HPH

出海

AI: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你的工作重心开始转向出海和新兴市场,你觉得2019年出海领域有什么新的变化?

HPH:最大的变化是创业企业的估值上涨了。前两年没有多少人关注东南亚市场,但现在已经有很多资本投钱进来,这对我们来说有利有弊:好事是未来可能有公司会“接盘”;不过,估值也会随之上涨。但从整个生态的角度来讲还是好事,如果没有人关注、没有人投资,这个市场永远做不起来。

AI:对于你来说,2019年的关键时刻是什么?

HPH:我投资的东南亚经济型酒店创业公司RedDoorz今年成功完成了新一轮7000万美元融资。实际上,我观察了RedDoorz两年,2018年签了投资意向书,2019年年初完成交割。经历了两年后,RedDoorz曾经的竞争对手都已不在了,而它自身的复购率依然很高,很快又融到了下一轮,这是个好的里程碑。本来我们担心东南亚市场的钱不够多,会没有人“接盘”,但现在看来有来自韩国、日本的基金,以及当地的基金都在投资,这对于整个生态来说是很好的。

AI:启明创投现在在东南亚和印度市场有怎样的布局?

HPH:启明创投现在在东南亚投了四家,在印度投了两家。打个比方,我们投的创业公司有新金融模式、经济型酒店模式,还投了越南版“今日头条”、印尼版“拼多多”等,从早期到偏后的轮次都有。

AI:启明创投投资新兴市场的优势是什么?

HPH:我是新加坡人,在欧洲念书,还在美国工作过,所以我可能更加了解东南亚市场的用户习惯,还有国际趋势等,而且也没有语言障碍,能够和当地创业者比较好地沟通。我经历了中国互联网的早期成长阶段,现在可以把在中国已经成熟的模式带到东南亚。启明创投的品牌和经验也是优势。我们看过中国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,而东南亚创业者对这种经验非常饥渴,他们十分想了解中国商业模式的演变过程,我们在这点上可以很好地帮助他们。

AI:巨头也在关注出海市场,就你观察,巨头拓展出海市场有什么样的特点?

HPH:腾讯更多是投资策略,重点不是直接切入当地市场或做一款产品,而是以投资的方式切入。而阿里有自己的产品,同时也在投资;但在投资方面,阿里以战略投资为主,会和当地创业团队建立更紧密的关系,比如阿里的工程师会帮助当地团队写系统、完成深度接入,战略投资者的角色会让它更重视业务协同。今日头条最初尝试过投资,不过后来发现自己做产品可能会更好。

AI:你觉得中国创业者出海的优势是什么?

HPH:中国创业者最有优势的是方法论,由于互联网已经在中国沉淀很长时间,且处于竞争激烈的环境。比如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很擅长做A/B Test,通过对比两张照片的点击量,不断地让算法学习,团队能打造出更好的产品。以今日头条在印度的出海产品为例,我们可以把这个产品看做印度版微博。实际上在它进入印度前,这个赛道已经有本地创业者在做了。为什么头条系产品的市场份额能超过他们?还是因为算法更好、产品更好,所以,中国创业者的丰富经验是一个有力的竞争优势。但最理想的方式还是中印结合,用中国团队的算法优势,结合当地的强运营团队,成功概率会更高。另一方面,由于东南亚政策更为复杂,当地的团队帮助创业者赋能是很重要的,例如做本地化营销。

AI:中国的出海创业者会在东南亚市场面对哪些挑战?

HPH:多语言造成的文化差异对创业者来说是一大挑战,但如果创业者做得好的,这会变成他/她的竞争壁垒,由于市场比较复杂,竞争对手再去打击或挑战这个赛道是不容易的。

另外,东南亚技术人才十分短缺,比印度更加落后,因为他们的教育体系没有培养足够多的工程师,而优秀工程师可能已经被独角兽企业挖走了,以启明创投投资的一家公司为例,我们帮他们在中国建立了研发团队,这样才能解决企业的人才缺口问题。

AI:你对中国创业者出海有什么建议?

HPH:对于中国创业者而言,首先要选赛道,最好选择一个不需要太多本地化运营的赛道,比如电商,我认为社交电商可能是一个机会,而在生鲜、社区拼团等细分赛道,小公司仍有抓住机会快速发展的可能。但像打车、外卖这种强依赖资本推动的赛道已经过了窗口期。

AI:东南亚创业者和中国创业者的最大区别是?

HPH:东南亚创业者没有感受过规模。我举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例子,有家当地的创业公司告诉我,自己公司的坏账率很低,我追问公司的放贷规模后,他们说大概在100万美元左右;而同期的中国创业公司可能已经把放贷规模做到1000万甚至几千万美元。当地创业者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差距,没有把量做起来,这是很可惜的。

创投行业

AI:2019年,哪一件事对创投圈的未来影响最深?

HPH:孙正义和WeWork算是2019年创投圈最重要的事。几年前大家就在思考,愿景基金是否会给VC行业带来巨大改变。愿景基金的打法是“狂砸钱”,但这不一定符合创业公司的成长规律。创业公司要招人、要打磨好产品、要听用户反馈,而“狂砸钱”的模式忽略了这些,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资金浪费。另外,这对整个行业也不是好事:竞争对手如果没有充足的子弹,将很容易被软银打垮。

从WeWork来看,它的商业模式实际并不是互联网模式,而是比较传统的“二房东”模式,但却用互联网公司的方式估值,这个是不正确的。经过这件事,行业会更加理性。

AI:你怎么看中国现在的创投环境,还处于寒冬期吗?

HPH:从中国市场的基本层面来看,虽然说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不及几年前了,但细分赛道仍有机会。第一是95后、下沉市场等等,以及一些新的消费习惯,比如二手货交易、还有最近很火的潮鞋、盲盒。第二是新供应链产生的新机会,比如C2M柔性供应链等。第三是新入口,譬如抖音、快手。今年短视频直播、电商直播很火,我们也在观察是否有利用好这类新流量的公司。

AI:国内资本市场目前如何?

HPH:我们觉得2018年年底是最“冷”的,基金基本没有动作;2019年年初开始回暖,有钱的基金还是会投出去,而启明创投投出的一些公司也拿到了下一轮融资。总体来看,一线的基金还是有钱的,但大家会更加谨慎。

创业企业的估值增长没有以前快,但好的公司仍然能融到钱。不过,现在一些早期的小公司境遇有些尴尬。如果说两年前,它们是可以融到钱的,但现在投资人们开始持观望态度了,希望它们有更快的增长。投资人现在对创业公司烧钱也更敏感、更谨慎,如果创业公司仍在亏损,那就要保证烧钱的效率要高。

AI:在当下的环境下,你最看重一个创业项目的哪一点?

HPH:比起团队和技术,我觉得对于创业者来说,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对的市场。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看好趋势是很重要的。以前行业内会把这个叫做“风口”,但因为有伪风口存在,大家现在好像并不愿意提这个词了。但如果创业者抓住正确的趋势,他/她不会那么辛苦。所以我在看项目时会先判断这个机会如何,再看创业者本人是否适合这个项目。

AI:2019年,最让你骄傲的是什么事?

HPH:启明创投在过去十二个月为美元LP返还了超过13亿美元的现金,我们也有两家投资企业接连被阿里巴巴收购,所以今年是启明创投的丰收年。2019年,启明创投共投了60个项目左右,作为主投A、B轮的VC,我们还是比较活跃的。而启明创投的医疗板块、TMT板块也可以互相平衡。两个领域有不同的投资逻辑、不同的增长速度,这也能提高启明创投的抗风险能力。

AI:你在2020年有什么目标,对行业有什么展望?

HPH:我个人重点还是会放在出海上,互联网红利的确在变少,新兴市场的用户数增长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机会。未来,创业公司应该更关注国际市场。

[ 标签:社交电商 ]
  • 全部评论(0
说点什么吧